737777财神高手论坛

【真题论文计划】专题四:后真相


更新时间:2019-09-11  浏览刺次数:


  将真题与论文结合在一起学习,学习的方向更加清晰明确。真题论文计划我们共分了八个专题,内容涵盖了国际传播与讲好中国故事、短视频、娱乐文化、以及必不可少的经典理论的新变化等。整个活动包括论文、真题、特训生的思维导图以及lulu学姐的论文解读音频。每周一三五早上学姐们都会将论文发到社群,让同学们自主学习并打卡,每周二四六将音频和思维导图上传到小打卡上以供同学们借鉴学习

  。每周周末晚上与同学们展开讨论、进行思维的碰撞,一起做真题。(扫码关注,碎片化时间学习!)

  经过这四个专题,已有5000余人加入了我们真题论文计划,截止目前已有1.9万篇日记,同学们将自己的笔记、思维导图以及论文总结发布到小打卡,互相点评鼓励,适度的产出更加有助于对知识的理解。

  (专题四:后真相)后线年入选英国《牛津字典》年度词汇,定义是“诉诸情感与个人信仰比陈述客观事实更能影响民意的种种状态”。从“小凤雅事件”到重庆公交坠江事件,舆论背后的巨大波动反映着公众面对舆论事件时的不理性。

  “我们并不是先理解后定义,而是先定义后理解 。”公众的情绪滋长影响着现时的舆论形态,冲击着主流媒体舆论引导的常态。

  伴随着社交媒体的兴起,舆论主体呈多元化趋势,普通民众成为舆论的生产者和推动者。由其自身媒介素养能力和刻板印象心理决定的表达的盲目性和偏执性,导致舆论的产生更具突发性。舆论的发展也因普通民众的情绪影响更具动态性。

  舆论事件随着时间的推移数次反转,真相逐渐浮出水面。后真相时代,公众的理性被情绪“把持”,不愿意相信媒体对事实的报道,并用情绪去抗争。公众不在乎事实真相是什么,他们只关注自己的声音能否发出,能否引起其他网络社群的关注。

  新媒体环境下,各方观点蜂拥而出。公众选择寻找相同或相近观点的公众抱团取暖,并在这一过程中强化自身观点和立场。当自身观点与群体观点不一致时,迫于群体压力,公众才可能改变自身观点,也就是说,这一舆论观点 在群体压力中再一次得到加强。

  在公共治理中,公众长期对公共事物存在疏离感,在舆论事件中也是如此。公众仅仅是以看客的身份“观赏”事情的发生,这导致公众在舆论的表达上越发大胆,“娱乐” 舆论事件、以主观臆断推测事件等引发舆论事件在网络上 的“狂欢”,舆论的理性程度大幅下降。

  舆论社交媒体导致信任异化,使得主流媒体出现信任危机。主流媒体舆论引导仍然以传统媒体为“主战场”,“两微一端”打配合。媒介与公众接近率不高,同时,这种形式的传播态的特征也导致了主流媒体舆论引导的困境。

  主要体现在引导不及时、渠道不畅通、将解释权让渡给社交媒体,同时社对公众缺乏吸引力,致使主流媒体的舆论引导效果不佳。

  那么如何进行舆论引导就是主流媒体面临的难题,最重要的就是,主流媒体改变传播语态的现实必然性。传播语态即传播者说话的态度,传播语态集中反映在 传播语言中,直接决定着传播效果。

  年轻一代人在社会生活中产生了众多文化符号,主流媒体要想进行有效的舆论引导,必须改变传播语态,放弃教育姿态,适应年轻一代的文化特点。换句话说,只有在主流媒体和年轻人之间重建理解、信任和共通的意义空间,年轻一代才会主动和主流媒体进行互动交流。营销型网站制作哪家好

  以亲民内容拉近公众距离,传播事实真相,疏解公众情绪。后真相时代中,主流媒体告知公众的事实真相被情绪所“掩盖”,繁文冗杂、严肃正统的传播内容对公众的吸引力不高,如何让真相重现化解公众的负面情绪值得思考。再加之前文提到的年轻一代已经逐渐成为媒介消费的主力军这一现象,主流媒体舆论引导的内容方面则应更为亲民。

  用接地气的语言代替指示性语言,增加内容的暖色 调,适时融入网络语言和符号,以图片、视频、H5 等形式,让主流媒体形象“软”下来,加强公众对引导内容的理解。值得注意的是 ,主流媒体还应在“ 软 ”与“ 硬 ”中寻找平衡,不能因“软”而失了主流媒体的权威地位。

  马克思主义奠基人马克思和恩格斯指出,舆论反映了“公众心理的一般状态”而社会舆论是一种“普遍的、隐蔽的和强制的力量”。马克思指出,报刊不仅是“社会舆论的产物,同样地,它也制造这种社会舆论”。

  在当下的社会语境下,中国正处在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是各种社会问题和矛盾的多发期。这一时期,迫切需要媒体发挥舆论监督功能,对不断变化的社会环境跟踪监测,向决策者和社会公众提供及时、准确的信息。社会公众也对媒体舆论监督寄予了很高期待。

  马克吐温曾有句举世闻名的名言:“谎言跨越半个地球的时候,真相还在穿鞋”,2018年我国研发经费逼近两万亿 研发经费增速保持世界领先,这句话强调了辟谣的难度和滞后性。“后真相”时代,社群和圈子成为谣言传播的基本单元,情感要素成为谣言传播的基本动力,传统的基于个体传播、事实诉求的辟谣手段的效力在不断消解,“后真相”时代的辟谣必须要变被动为主动、变内容识别为圈群识别和情感识别、变各自为战变社会化综合治理。

  第一点就是,变被动为主动:辟谣关口前置化,在网络辟谣中经常会遇到这样的难题,即谣言发布时阅读者众多,辟谣时很多人看不到,形成了传谣与辟谣的信息曝露不对称现象。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网络辟谣越来越呈现出新的 发展方向。我们可以利用大数据技术进行识别,也可以利用谣言的传播时滞,及早切段传播路径。

  第二点是,变内容识别为圈群识别与情绪识别:为重点人群画像。对公共账号进行认证身份的明确标示,警惕“谣言营销”号和现象的蔓延。

  目前,新技术平台层出不穷,不同的数据藩篱使得网络辟谣基本上是各个平台孤军作战。因此,首先需要构建网络辟谣的多元主体平台。网络谣言的治理目前多是以平台企业和政府为主, 社会第三方等资源介入其中的比例不高,未来需要在政府主导层面,形成数据平台方-企业-专家-高校-政府等五位一体的多元主体平台,实现网络辟谣的社会化和无影灯效应。

  同时,要加强预防式科普宣传,全面提升民众识谣、辨谣的素养。加强日常的预防式科普宣传,尤其是针对敏感人群的通俗易懂的谣言传播,加强专业俗语的“转译”能力,注意方式方法的革新和改进,学会讲故事,避免简单的说教和告知,强化辟谣的情绪化引导,改变目前的知识堆砌和过于理性的状况,充分利用传媒的影响和传播渠道。

  除了要了解后真相相关的理论,与之相关的案例例如“重庆公交事件”、“中国游客瑞典遭粗暴对待事件”、“王凤雅事件”、“德阳女医生自杀事件”、“80后白发书记”这些事件都需要大家进行积累。

  01什么是舆论,新闻媒介与舆论引导之间有什关系?——2019华东政法大学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ikupor.com All Rights Reserved.